大书店:小书虫扎堆社区图书室:空空荡荡

文/片本报记者李晓闻实习生王迪

没有座椅,还经常被“驱赶”,假期里,孩子们对大型书店依然趋之若鹜。社区图书室虽有专门的桌椅,却鲜见孩子们的身影。由于图书种类少、更新慢,不少人对社区图书室敬而远之。今年下半年,市、区及社区公共图书馆有望实现“通借通还”,社区图书室冷清局面有望改观。

自带板凳、干粮,娃娃读者扎堆书城

24日上午10点多,在青岛书城三楼靠墙的一排书架处,两个10岁左右的孩子坐在小板凳上聚精会神地看书。两个孩子家住福岭小区,一早就跟着各自的妈妈来到书城蹭书看,小板凳也是大人特地给孩子带上的。两个孩子说,这里的儿童读物画面非常清晰,图书种类也很多,虽然自己家附近也有社区图书室,但是书的种类远不如书城齐全。

一旁,在两排书架中间,一名女士正捧着一本儿童读物,为自己两三岁的女儿讲解着。这名王姓女士称,她家附近也有社区图书室,但没有适合两三岁孩子的读物,即便是亲子园里的图书也不像书城这样可以随便拿着看,而且书城里图书更新速度比较快。“书城有些比较贵的书,两三百元一本,这些书就算买回家,一般看完一遍也就不看了。所以在这儿看书比较实惠。”王女士直言,她在大学期间,很多专业书籍就是在书城里“啃”完的。

书城三楼管理员陈女士介绍,一到暑假,三楼的儿童读物区的读者会比平常增加一倍多。有的家长、孩子甚至直接带着面包和水,坐在书架前一待就是一天。

“一到暑假,书店到处都是坐在地上看书的孩子,有人通过时他们就抬起屁股来让地方,售货员也偶尔过来给他们几个冷眼,书店都没椅子,还不让坐地上,这让孩子们只能见缝插针的。要买那么多书是很大一笔费用,如果能搞个借阅区就好了。”市民刘先生说。

书少、书旧,社区图书室场面冷清

书店没有椅子,还明文写着“请不要席地而坐”。而记者了解到,目前市区多数社区已设图书室,全市的社区图书室已经有300多处,为什么孩子们还要舍近求远呢?

24日,记者先后来到市区四处社区管理服务中心,看到社区乒乓球室、棋牌室等都活跃着不少居民,图书室里却冷冷清清,见不到一个人。在香港中路街道云霄路社区的图书室,一位陈姓管理员说,来看书的居民以老年人为主,最近放暑假了,每天也会有两三个小学生来到图书室,但孩子们大都出出进进、打打闹闹,不会像书店里的孩子那样一坐就是一整天。“书城里的书多啊,像我家孩子,有一次想到社区来找一本提高作文水平的书,根本就找不到。”陈女士说,到了周末,她和许多社区工作人员也会带自己的孩子到书城蹭书看。

云霄路社区图书室的藏书涉及政治法律、医学保健、语言文化、少儿读物等各种类别,但数量有限,目前仅有2000余册。社区居委会主任郑明霞称,图书室里的图书都是由文化部门不定期配送,而除了前不久刚刚上架的一批少儿读物和报刊杂志外,该社区图书室的图书已经一年多没有更新过了。

“人最多的时候,也就两三个老年人过来,偶尔会有孩子来查个资料、找本书什么的。”八大湖街道太湖路社区图书室管理员王翠青说。该图书室是全市最早建立的,如今已经是第4年,藏书近6000册。每两排书架之间都有一张阅览桌,整个图书室能同时容纳20多人在此阅读。王翠青还提到,如今网络的普及也影响了居民的阅读习惯,使得社区图书室不受青睐。

记者还注意到,不少社区图书室开放时间有限,上午、下午各开放两小时,下午4点半就关门,晚上、周六和周日也不开放。在云霄路社区居住了3年的姜先生说,他并不知道自己社区里有图书室。

举措

下半年,社区图书室“通借通还”

记者探访的几处社区图书室都不提供外借服务,在太湖路社区图书室阅读,需要交50元押金,并办理一张借阅卡。该图书室开放4年来,总共有300多名居民办理了借阅卡,其中还有100多人因搬家等原因办理了退卡。云霄路社区居民到社区图书室阅读时,则不需要办卡,只要登记即可。

记者从市南区文化出版局了解到,今年以来,市南区开始推进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,在10个社区建设图书通借通还服务点,以方便读者就近借书还书。预计从今年9月开始,将逐步实现市、区及社区公共图书馆“通借通还”。到时候,读者只要凭身份证,就可以免费在各图书馆之间自由借书还书。“比如在市南区图书馆借的书,可以就近在社区图书室还书。”王翠青说,此举或许能够改变社区图书室“不受待见”的尴尬现状。

郑明霞认为,社区资源和人手都有限,狭小的空间、有限的图书资源都不能满足居民的读书需求,如果能以街道为单位,将各社区的图书资源整合起来,形成一个比较大的图书馆,或许能更受欢迎。

(本文来源:大众网-齐鲁晚报 )